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兽牙 01

在我文力最低的时期,画手说不更新就放置我两个月…
(  @查此无人  :


假装没有前文 【拉丁黄/伞修】 (上)  (下)



兽牙



00.
  心脏仍跳动着。
  
  一下下的搏动,在胸腔间回荡出扑通、扑通的声响。
  这声音十分微弱,若非侧耳贴着心口几乎细不可闻,而叶修眼睫轻颤,被微微加速的心跳声吵醒时,他还有些混乱梦境遗留的怔忪。
  “叶修?”有人低声喊道。
  叶修本能地侧头向出声者望去,身旁的苏沐秋没有看他,正慢慢读着从帐号卡中备份下来的文件。他流畅操作着,在早已被标注得五彩缤纷的文件内增添注解,笔记本屏幕苍白的光线映着他的侧脸,衬出逐渐退去青涩的线条。
  夜深了,盛暑已经过去,夏季凌晨的均温一日日降低转凉,而苏沐秋很暖和,所以叶修缓慢意识到自己整个人歪斜地紧贴着对方时,心里并没有太多惊讶。
  他打了个呵欠坐直了,习惯性扫视周遭环境,确认临时警戒线的布置与原先相同,没有任何丧尸触动的痕迹。苏沐橙睡在苏沐秋的另一侧,身上盖着的毯子有些滑落,叶修侧身横过苏沐秋正前方替小姑娘拉拢毛毯,被挡住整个屏幕的人白了他一眼,按着叶修的脑门将他推回原位。
  “几点了?”叶修问道,“轮我守夜了吧。”
  苏沐秋大方地转过笔记本,出示时间:“离三点还有半小时,你再睡一会。”
  叶修点头,不再多言浪费时间,窝回毯子下便阖眼睡了。
  十几分钟过去,苏沐秋瞥了他一眼,确认叶修恢复那板的像棺材的睡姿后,他的视线重新放回笔记本,将时间设置调快两个小时恢复正确时间,关上那份根本没能读进去的文件,点开一份重重加密的文档。
  新文档建立不久,里头只有几条纪录,但十分详尽,苏沐秋敲着回车,开始新一笔纪录。

  【某月某日,AM 04:48】
  【于深夜四点左右,前几日所纪录之状况再度出现,醒来后思维有趋缓、简单化的迹象,判断力大幅下滑,远不及平日状态。自我认知正常。】

  写到这里,苏沐秋抬起手,看着小臂上一小块新鲜牙印,那是人类的齿痕,没有流血,但粉色的印子鲜明,能看出不久前被狠咬一口,他思考片刻,又加注一行字。

  【另,如上述推测为无意识进食渴求的举动,力道加重了。】

  拉低袖口掩住那枚小小的痕迹,苏沐秋补充几条猜测,确认没有疏漏后点击保存退出文档,他将笔记本收好,跟着躺下来睡了。
  片刻后,睡相一直十分优良的叶修再次贴过来,毛茸茸的脑袋没意识地凑到他肩窝间时,苏沐秋闭着眼睛,动也没动地任由对方的把自己当安眠抱枕或储备粮之类的东西,只是在窸窣声不断的黑暗中,摸索着扣住叶修的手腕。
  数分钟后,睡意沉沉的脑袋无预警跳出一句住院纪录似的‘心跳无异常’时,苏沐秋愣了几秒,察觉自己竟然又没自觉数起叶修的心跳。
  还真是熟能生巧,他在医院实习时都没这么准。
  毕竟那时有仪器辅助,现在就只有他了。
  忧愁地叹了口气,嘀咕着‘净给人添麻烦’,苏沐秋替睡在身旁的叶修挪了个不那么别扭的姿势,自己也抓紧日出前的片刻恢复体力。
  
  天亮后……还有很多事等着。
  为了像个人类活下去。
  
  
01.
  截至异变爆发前,世界人口统计的最新数字,约有七十三亿人。
  丧尸病毒的发现,并非C国独有,再加上不只是人类,连动物都有丧尸化的迹象,这种病毒以现况来说是无差别感染的。倘若鸟类,鱼,鲸豚……这些某种程度上具备远距离移动能力的物种爆发感染,病毒将会越来越广泛,苏沐秋说不清究竟有多少可能影响人类。
  光是人类互相感染,七十三亿人中,如今幸存的有多少?
  其中产生不完全抗体的,又有多少?
  叶修是七十三亿分之一的可能性,从驻守的Q市军人口中泄漏的讯息,苏沐秋明显察觉实验中心的方式只求快,直接抽取提纯实验体的血液,这手段简单粗暴,或许真有可能得偿所愿,但叶修有多少血液能取?实验中心明白叶修的价值和重要性吗?
  假如他们发现叶修不寻常的体温和间歇性停止的心跳,会直接把他当作失败品,视为丧尸就地格杀吗?

  苏沐秋大胆地敲晕准备自首的叶修,匆匆带着他从临时实验中心脱离,并非未经理智的决定。
  无论解毒剂或着疫苗,那是一定要做的。
  然而他并不信任那什么实验所。
  不管是收到来自上头的授意,或是军方高层内部自己的决定,13-C研究所曾私自研究针对SYQ417发作的病毒,隐瞒失控真相,提前搜刮资源,暗地捕捉实验体,这些堆砌出的讯息,代表背后仍有人尚未放弃掌控丧尸病毒的可能性。
  这样的势力,即使制造出疫苗,真的会无条件公开?

  盲目总该有个限度,何况苏沐秋不是天真的人。
  
  “沐橙,妳看好这家伙。”苏沐秋交代,低头按照叶修教过的方式把人绑紧了,直接扔进后座。
  “好。”苏沐橙点头。
  她什么也不问,看了看活像被绑架的叶修,从座位下拉出毛毯将对方盖好,让他看起来像是小睡一会,苏沐秋投以赞赏的眼神。
  假称与亲人汇合,苏沐秋顺利开着车脱离军队范围,本来正往B市前进,想起那位宋少校正是带队清剿通往B市路上的大量丧尸潮,方向一转,暂时折回了来时的路。
  
  这片山头不晓得多大范围内都有清理过的迹象,苏沐秋开的很慢,留意到某些特定树种的根部不时有几道以小刀划下的标记。
  除了植物以外,其余生物都不见踪影,要清到这个地步,大概只有曾直接施放毒气的可能了。这推测意外的并不令他惊讶,苏沐秋不想在这片区域停车,哪怕再安全也不。
  最后一点阳光落下时,小本田总算一路无事地驶离令人压抑的山区,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找到一处只有几十户的小型农村。
  不晓得废弃多久的土砌房屋不少都是简陋平房,只有几间原先可能属于商家或村里地主的盖到了两层,苏沐秋绕了一圈后,让苏沐橙接替自己坐到驾驶位,嘱咐她察觉不对就踩油门朝外冲,或者把叶修踹下去拿诱饵,便自己带上枪跟铁撬,到外观最为完整的小两层废屋探路。
  他在苏沐橙紧张的目光中,放轻步伐贴到大门旁。
  漆色剥落的大门上,锁头锈蚀斑斑地挂着,并未锁死,苏沐秋手里的铁撬其中一端绑着红色线段,他以那端将门顶开一道缝,静待片刻,确认轻飘飘的红线静静垂落着,并没有任何因气流飘动的迹象,才猛地推开门,看也不看就朝里头扔出一只空罐头。
  空荡的铁罐撞出叽零框当的声响,然而没有任何丧尸傻呼呼地追着声音移动的笨重拖曳声。
  苏沐秋把铁撬挂在腰间,牢握着枪柄,谨慎地走进屋内--里头很空,除了几件沉得要命的老旧大型家具和几样早已被市场淘汰的旧式电器外,什么都没有。他踏上位于后屋的二楼阶梯,以相同方式再度探了一回,这里同样没有人或丧尸,甚至二楼更加空旷了,不说没有任何物品,墙面上还破了个大洞,像是被拆迁铁球撞了几下,苏沐秋靠到破洞边朝下望,下方碎石瓦砾散了一地,若抬头望去,似乎能从苍郁树林间隐约瞥见那栋私人医院的屋顶。
  这里的人早就搬走了?
  苏沐秋思忖着,确认没有危险后,他直接把车开进后院斜挡在楼梯口前,让苏沐橙帮忙拿点食物跟着,而他则认命地把毫无知觉的叶修扛到二楼。
  “要吃晚饭了吗?”苏沐橙问。
  “路上危险,我没办法一个人顾及前后左右,以防万一,等叶修醒来再出发。”
  因为墙上开了洞,二楼空气不错,没有久无人居的湿闷感,苏沐秋把叶修扔到角落不管,打扫出一块干净地方后,他留意到树林间有几具丧尸走了出来,然而它们没能察觉躲在二楼的几人,加上夜间丧尸活动范围变小,它们只是在远处徘徊游荡,苏家兄妹放下心,悠闲地热起了汤。
  “哥哥,这里的星星好漂亮呀。”苏沐橙靠在墙洞旁仰着头。
  没有光害,加上前几日下了场大雨,星空亮的惊人。
  “以前答应妳的事,也算正好达成了。”苏沐秋从叶修身上摸出小刀,在浓汤罐头上开了个小孔。
  “哥哥说的是全家一起去露营的约定吗?”
  “是啊。”
  “这里有我,哥哥,还有叶修呢。”苏沐橙指指昏迷的某人,朝她哥哥眨眼。
  苏沐秋扫了眼歪在墙角的叶修,除了胸前那点微弱起伏,他看上去苍白的跟死了没什么不同。
  “嗯,还有叶修。”
  

  不久后,叶修总算清醒了。他醒来时,苏沐秋第一时间问了句“醒了?”,而坐在哥哥身旁的苏沐橙同样看到叶修,对方平静的神色间有一丝尚未退去的无措。
  以及…饥饿。
  这一路上,叶修一直很克制,他笑眯眯地自称武力值最高,一肩揽下绝大多数危险或近战的事,明明消耗比两人大,但进食份量却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还会找理由把自己那份多拨一些给他们。即使如此,苏沐橙还从来没有看过叶修透露出任何类似想休息、想吃饭的情绪。
  “他不是不累不饿,只是很会演,又很能忍”,许久前苏沐秋私下告诉苏沐橙以后分配食物多给那个笨蛋几口的时候,就是这么解答小姑娘的疑问的。
  那么,很显然,现在的叶修没有意识到自己眼里明晃晃地写着‘我好饿’。
  苏沐橙困扰地看着两只浓汤罐头,放在平常已经算是丰盛,但距离吃饱还差得很远,告知苏沐秋后,她小心地跑下楼,在后备箱里挑挑拣拣,最后抱了半条硬面包回来。
  那天晚上,两位成年人简单规划了接下来的打算,随后苏沐秋继续抱着笔记本绞尽脑汁地读资料,而叶修整理完枪枝刀具,就和苏沐橙一块坐到墙洞旁赏星,顺口教她辨认方位。
  “妳看,那边特别亮的几颗星,”叶修伸手虚划着:“是不是能连成勺子?那是北斗七星,沿着勺口往下大概五倍距离的位置,有颗不那么亮的,就是北极星…无论四季,北极星会一直在正北方,在野外迷路时可以靠它辨认方向。”
  “可是我看到好几只勺子。”苏沐橙拧眉。
  “正常。第一次认星座方位都是这样的,过几次就会好点。”
  苏沐橙点头,歪着脑袋看向恢复常态的叶修,问道:“叶修,晚餐有吃饱吗?”
  “嗯?妳饿了?”
  “不是的,是你刚才看起来很饿。要是吃不够,一定要跟我说。”
  叶修笑:“哎呦,好可靠啊!”
  苏沐橙认真说着:“或着告诉哥哥也行,不可以强忍着。”
  “告诉沐秋我饿了?”叶修目光微闪,唇边弯起的弧度没有丝毫变化,他做出深思的表情,慢吞吞地唔了一声。
  “你哥哥会揍我的。”



tbc 缘更

评论(55)

热度(236)